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約妹快來找肉絲小姐姐優質外約茶坊賴94530909

 找回密碼
 1秒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正妹
查看: 612|回復: 0

淫蕩媚婦

  [複製鏈接]

2946

主題

2971

帖子

1萬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13750

尊貴VIP

發表於 2020-11-4 15:15:07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未成年人禁止進入

清晨,

一個美麗的中年美婦獨自上了天台,她就是周名山和曲燕的共同房東江玉莉。

她喜歡到天台運動來保持體形,雖然已36歲了,可是卻天生麗質、又保養得好,看起來就像30左右的少婦般嬌嫩,

更又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;鵝蛋臉、烏黑的秀髮微微燙捲,蓬鬆的披在肩膀上,雙乳豐滿堅挺,

沒有絲毫的下垂,腰肢纖細、小腹平坦、屁股豐滿渾圓,渾身都充滿了性感的誘惑。


  現在她穿著緊身的彈性運動服,更將完美的身材勾勒的凸凹有緻。在天台上作運動空氣清新感覺很好,

做完每天的課程後雖然渾身香汗淋漓,

可是仍然感覺很好。下樓時她想起3樓還有幾間空房子,

最近放暑假好多大學生出來租房子,她決定去看看房子,然後請人來清理。


  她打開一間房子進去,以前是租給一對夫婦的,房子還算乾淨,但是陽台上幾塊玻璃壞了需要換,

她來到陽台上卻聽見一種奇怪的聲音,很熟悉的那中女人在高潮降至如泣如訴的呻吟,她的臉立刻紅了。


  隔壁的房子是兩個女大學生租的,搬來不到一星期,居然就帶男人回來了,現在的女孩子可真是……她搖搖頭,

其實自己的大女兒(老公前妻的,23歲葉雪,保險代理人)不也是挺開放的嗎?


  她按捺不住好奇心,悄悄走到曲燕的窗前(私人的房子陽台是連同的),
窗戶是開著的,

從窗縫正好可以看到曲燕的床,兩個赤條條的人正在上面交媾,男人居然是那個在這裡住了快半年的周名山。


  本來只想看一眼就離開,可就這一眼,江玉莉就挪不動腳了。曲燕就像一隻雪白的小狗一樣趴在床上,

雙手緊抓著天藍色的床單,頭極力的向後抬著,雖然看不到表情,卻能聽到她嘴中的叫床聲。


  「啊……哥……我要不行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大雞巴哥哥……又要來了…

…都……都已第三次了……我……啊……真的堅持不住了……嗯……一個晚上你玩了我多少次了……啊……又要來了……」


  聽著曲燕的浪叫,看著周名山粗長的雞巴在她圓潤白嫩的雙臀間進出,雙手揉捏漂亮的乳房,

玉莉一時之間真是思緒萬千。

  「小丫頭,怎麼能叫得這麼浪呢,真是的。名山的身子好結實啊,

他的雞巴好大,但聽曲燕的話,他可很能持久。」


  玉莉是開網吧的,幾乎天天聽那些客人的污言穢語,現在看著兩人的交媾,

自然而然就在腦子裡出現了「雞巴」這個詞。


  6年前老公去世時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,性慾旺盛,剛開始幾年忍不主寂寞也有過幾次一夜情,

可是總沒有電影與小說裡那麼浪漫、刺激,因為那些男人都很難讓她有淋漓盡致的快感,吃了偉哥也只能勉強打個平手,

後來也就不再找男人,而是自娛自樂。


  說來好笑,在網上看了無數遍按摩棒,卻不敢去買,

三年前過生日時她那早熟、

親如親生的養女葉雪送她一份神秘的禮物——一對惟妙惟肖的假陽具,

回報她發現葉雪失身沒吭聲,卻給她一瓶避孕藥。從此,那兩個玩意兒就成了她的親密愛人,陪她渡過每個寂寞的夜晚。


  「啊……」曲燕達到高潮前的一聲歡叫,將玉莉拉回到了現實中。

  發覺自己的一隻手居然正隔著褲子在陰戶上揉搓著,淫水已經滲透了出來:

「我這是怎麼了?我在幹什麼啊?快停下來。」


  心中雖在暗叫,可手卻不聽使喚的繼續動作。周名山停了一會兒,又開始抽插:

「寶貝,還沒完呢,我弄的你爽不爽啊?」


  「啊……大雞巴哥……好美……快……再快點……嗯……」少女已是渾身無力,可還在追求著男女交歡的快感。


  玉莉將手伸進褲子裡,直接刺激著充血的陰核,周名山肏幹的速度快,她的手就按揉得快;肏幹得慢,就按揉得慢。

腦中也出現了幻覺,好像正在接受姦淫的不是曲燕,而是她自己一樣。就在周名山射出陽精,壓倒在曲燕背上的一刻,

玉莉雙腿一軟,也感到高潮的來臨……

  早上兩對男女又各自進行了一場臨晨性交,蘇靜和男朋友高達要去旅遊,曲燕也準備去看看舅舅,

周名山和曲燕在門口吻別,名山吮吸著女孩香滑的舌頭,雙手用力揉捏著她渾圓、豐盈的屁股,女孩兒已經開始喘息了。

  「要不要再來一次?」

  他的話嚇壞了女孩兒,今天早上起床前他就又搞了一次,現在還要,哪能受得了?她用力推開名山。

看著女孩兒驚恐的樣子,名山得意地笑了,她才明白這是在開玩笑,「你好壞啊!」說著,用粉拳在他身上猛打。


  兩人正在打情罵俏,一個中年美婦從樓上走下來,正是他們共同的房東葉太太江玉莉,顯然剛剛做完運動,

臉頰粉紅,還有細微的汗粒,更添幾分嬌艷。

  三人都有點尷尬,江玉莉紅著臉向兩人問好,然後下樓去。

名山看著她被運動緊身褲緊緊裹著的豐臀,不由吞了口口水。


  「怎麼動心了,色鬼?」曲燕笑著打趣,伸手一摸:

「哇!還真硬起來了,你們這些男人呢……哼哼,都一個毛病,貪心不足!」


  「怎麼吃醋了?」名山捏捏她的屁股:「晚上再操你。」


  曲燕嬌笑著說:「來者不拒。」二人吻別,名山雖然玩了一夜卻精力奇好,回去洗澡更衣就去出車了,

曲燕則又睡了半天才去舅舅家。


  江玉莉回到自己的房子,飛快的脫光衣服衝進浴室,拿著噴頭對著下體猛力地衝擊,冰涼的水柱衝擊著濕熱的陰道,

卻澆不息她內心熊熊燃燒的慾火。
 剛才在陽台上,她看到曲燕一絲不掛的趴在床上,將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,周名山趴在她背後,

大雞巴正在她濕淋淋的小穴中瘋狂地抽插,女孩兒被操得欲仙欲死,淫聲浪叫;而另外一間房間裡,

蘇靜也正被男朋友操得浪叫不已。


  她被兩個男人超人的雞巴迷住了,竟然一邊偷窺一邊手淫起來,聽他們在做愛時的說話,竟然幹了差不多一夜,

她又是羨慕又是妒忌,慾火始終就沒有平息過,後來實在忍不住,跑到天台上狠狠手淫浪叫了一番才下樓,

卻又看見曲燕與名山打情罵俏。這兩個女孩兒搬來不到一星期就勾引了在這裡住了快半年的周名山,

自己怎麼沒發現身邊有個寶?

  曲燕也就罷了,一看就知道是個小騷貨,卻連這樣文靜害羞的蘇靜也在男人體下浪叫,真是讓她大開眼界了。

  洗澡後(其實是又手淫了一次),她光著身子穿了件乳白色絲綢睡袍來到臥室,小女兒去鄉下看爺爺了,

大女兒公司組織去大陸旅遊,家裡就剩下她一人。

  她坐在鏡子前,讓濕漉漉的長髮披在肩上,絲綢摩擦著赤裸的身體,她那敏感的乳頭又硬了,小穴也開始變得濕潤。

她打開抽屜拿出女兒送的假陽具,那粗大黝黑的雞巴上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淫靡氣息,她忘情地舔著,

一手隔著睡袍揉捏著豐滿的乳房。

她的兩隻大腿分開了一些,在一片漆黑的陰毛下面,有條稍呈彎曲的肉縫,

玉莉的右手在自己那淡紅色的黏膜上輕輕碰了一下,不由得使她「啊……」地叫了一聲,又見她下身蠕動了一下,

以中指輕輕揉著兩片薄薄的陰唇,手指撈起了一些黏液,又摸了一下肉縫上端突出來像綠豆狀的小肉核,

「啊……」又叫了一聲,全身一陣顫抖,嬌媚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像痛苦又像快樂般的神情。


  玉莉手指頭不停地撫弄著那使她快樂的敏感部位,纖細的腰枝也由緩而急地在椅子上扭動了起來,

她把手固定在小腹下方的半空中,卻挺起腰肢迎向她自己的指尖,肥圓的屁股挺到空中,變成了拱起的形狀,

嘴裡的嗯哼聲漸漸變成了叫聲,仔細一聽,玉莉叫的是:「啊!……啊!……我……還……還要……啊……
啊……」


  她兩胯間的肉縫一直顫動著,一股股透明的液體不停地溢出,全身像是痙攣似地抖著、抖著。

玉莉的手指頭按在花瓣上漲大的肉芽,然後像捏弄一般地揉個不停。接著她把整隻手掌壓在陰戶上頭,

以姆指、食指、中指的順序由下往上摸去,一邊從她嘴裡洩出一陣陣甜美嬌媚的浪吟聲:「啊……啊……親愛的……」

  玉莉以淫蕩無比的姿態和語聲叫出了一陣陣讓人心神俱顫的浪叫聲,整具嬌軀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擺動著,

像是在對著一個隱形的男人獻媚一般。

  玉莉狂搓了一陣子,大概覺得還不過癮,接著把兩根手指放入肉縫裡插送起來,再用姆指在外面壓揉小肉核,

只聽她叫了一聲:「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呀……」沾滿淫水的手指在她的肉縫裡發出了「唧……唧……」

的這種淫猥的聲音,就連站在五公尺外的我,也聽得清清楚楚的,

一陣陣「還……要……我……還……還要……啊啊……」的叫聲迴響在房間裡。


  玉莉躺倒在柔軟的床上,細細的手指在她的肉縫飛舞著,腰兒狂悍不畏地扭擺著,一會兒,

玉莉左右分開那兩片沾滿黏液的肉片,現出美麗淺粉紅色的陰肉壁,股股濕黏的液體正從裡面像擠出來似地溢著。

  玉莉把手裡的黑棒子對準了肉縫的進口處,稍微地向前推了一下,幾乎沒有任何乾澀的狀態下,

棒子的前端就像被吸進了她的膣腔裡了。她繼續地向前推,這次卻沒那麼容易了,好像遇到了相當大的阻力一般,

陰道口擴張的軟肉,隨著黑棒子的入侵而向內陷了進去,同時玉莉的裡面像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,

原來顫動著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厲害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地,玉莉的嘴裡發出了似呻吟又像悲鳴般的叫聲,

而她的手卻繼續把黑棒子往自己小穴穴的深處插去。

  玉莉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開了,手慢慢地離開了那支黑棒子,看她那副陶醉暈然的樣子,

好像由她的下體傳給了她一股極為舒適的感覺。那根棒子正以緩慢的韻律在蠕動著,這表示玉莉肉縫中的肉壁在收縮著哪!

淫水一直由玉莉的大腿根流到床單上,她也一直叫著:「啊……我受……不……了啦……啊……」

  玉莉讓小腹收縮了一陣子,再度握著黑棒子,向她自己的肉縫裡左右旋轉插弄著,

叫著:「啊……這樣……快……快要……洩了……」地不停自言自語著,就這樣來回轉動黑棒子,

開始出現了怒濤般的高潮了,最後在她「啊啊……要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洩……洩了……」的叫聲中洩了身。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1秒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閉

站長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在线客服

Archiver|手機版|約妹快來找肉絲小姐姐全臺優質外約賴94530909

GMT+8, 2021-10-16 22:24 , Processed in 0.07958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